开讲啦廖智演讲稿:不抵抗,就能盛放

其实站在这里,我觉得更精神一点,我想要跟大家分享的故事有很多。因为这5年来,我并有一直停在2008年5月12日那天,我一直在朝前走,在2008年地震发生当时,我也是从三楼,整个楼房垮下来,完全塌平了。被埋在废墟里面26、7个小时,地震发生的时候,是我婆婆,还有我一个不满是一个月大的女儿抱在一起掉下去的。我埋在里面知道女儿不在了,就已经很绝望,当几个小时以后,我的婆婆,她也停止了呼吸。我把手放在她鼻子下面,感觉到她已经完全没有呼吸的时候,那一刻我觉得很孤单,我也觉得没有必要再继续坚持了。我爸爸从地震发生开始,他一直在外面守着我,但那时候有很长时间我没有回答他, 也没有跟他说任何话,我想换成任何人,如果不是我的父亲或者母亲,他们肯定早就放弃了,谁又会守着一堆没有任何回应的石头,一直在那等,所以这就是父亲的爱,他就是不愿意放弃。我记得一个余震来临的时候,晃得很厉害,我埋在里面,我都想我爸爸肯定会走,但是那时候他还是没走,他跟外面的人吼,外面的人拉他都拉不动,他说我不会走的,我女儿还在里面。人家直接跟他说,你的女儿肯定已经死了,你听这么久,没有一点声音嘛。我爸就说:“就算我的女儿真的已经死了,我也不会走的,她的灵魂至少看得见我”。我听见他在说,他就是不愿意走的时候,我突然之间就哭了。其实地震发生到那一刻开始,我没有哭过。我那一刻才觉得自己很自私,我觉得自己很软弱,为什么?为什么我这么轻易就要放弃,就算是为了我的父亲,我也不能够任由自己死在这个角落里。

坚持到2008年5月13日的傍晚,我终于被救了出来,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是我们那栋楼唯一的幸存者,我要好好地活着,所以后来我截肢,在医院里面养伤,很多人来看我,看我在笑,甚至有的记者当时就非常直接地问我说:“你是装的,还是真的”。我说我是真的,我真的是在笑,你看不见吗?他说我不信,你能笑一个月,你能笑一年,你能笑10年,20年吗?你面对这么残酷的事实,你能一直笑着活下去吗?我没有回答他,因为我知道,语言是很苍白的。但我在心里想,我会用我余生的时间,用所有的时光,用我的生命证明给他知道,我会笑着活下去。

我必须得承认,在地震前,我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会活在这个世界上以及为什么活着的人,我很庆幸,我不觉得灾难对我而言是残酷的,是不公平的,从头到尾我都不这样认为。我认为地震把我给震醒了,让我真正的醒过来,灾难也让我有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。我很感恩这一切,发自内心的感恩,灾难是很好的老师。

讲一讲我装假肢的经历吧,我刚刚装上假肢的时候,我站在那里,浑身就痛得没有办法,就痛得我连手都不知道怎么摆,我刚站起来,衣服就湿透了,我站在那,脑子里面想着,我要走到对面去,我想了很久很久,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是站在原地,我根本走不动,靠我的腿,我只能靠手撑着身体悬在那往前,于是我选择一种最方便的做法——坐轮椅。依靠父母推着我,他们辅助我做很多事情。是的,这样的生活很安逸,但是也很痛苦,因为我不得不面对自己像个废人一样。直到有一天早上我起床,我很想去厕所,我在房间一直叫我爸妈,一直叫他们,但是很久都没有人回应我,我后来忍无可忍,就只能从床上爬下去,我在爬的过程中,甚至看见有蟑螂就从我的面前爬过去,我觉得我跟他们没有什么两样,我爬到外面去找我的假肢,装上假肢,跌跌撞撞扶着墙去到了洗手间,右腿还没有垮下来,整个人直挺挺地摔了下去,头就摔在了坐便器的边缘,头发也全部掉进了马桶里面,我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,整个人就像个馒头,发酵的馒头,那个时候我觉得我这一生没有这么丑过。我有一肚子的怨气,但是我发现我没有可埋怨的,因为选择放弃的是我自己。我知道我没得选,我真的没得选,我不面临身体的疼痛,我余生根本没有任何幸福可言,我的余生没有任何尊严和自由可言。

当我想明白这件事情的时候,每天扶着我们穿衣镜和门把手,练习各种踢腿、抬腿、各种手上身体摇晃的动作。在我还没有开始学会走路开始,我就开始练习舞蹈,我很庆幸,我很庆幸我热爱舞蹈。在那个时候,它就像救命稻草,把自己反锁在家里,跳舞。我以为要练10年、20年,我不知道哪一天我才能够像以前一样自由地行走。但是往往困难不是我们想象的样子,我只练了10几天,就反锁在家里从早到晚。突然有一天我们家开会响了,我就跑出去把水灌到热水瓶里面,我爸爸跑出来看着我,他眼眶红红的,他说你怎么做到的。我那时候才反应过来,我是怎么做到的。

所以那时候我发现,人是好容易满足的,我能够坐起来,能够站起来,能够走走路,能够倒开水,我就很感恩,就很满足了。其实在2013年4月20日雅安地震发生的时候,当时我也是在家里面,在重庆,重庆的震感也是很强烈的。有朋友说,庐山那边垮塌挺严重的,然后我就开始想,在5.12地震的时候就是因为我埋在里面有很长很长的时间,都没人救得了我,后来是因为5月13日,有一个个子很小的一个大男孩,其实我至今不知道他是谁,只记得他脸很黑,身体很小巧,就从离我大概一两米远的位置,打个洞爬进来,在废墟营救的时候,个子小巧的人是很有优势的,因为他们可以随意在废墟里面爬,那我想,还有谁的个子比我更娇小,还有谁比我更加适合做这个事情呢,所以我去了雅安。去了以后才发现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,第一是我们根本进不去,路上堵了太多太多的车,我们后来得以进去,都是从旁边的麦田里面冒险冲上去,才能够得以真的进到里面,但是我们沿路没有看到什么废墟需要救援,那个时候其实我蛮失落的,然后队长跟我说一句话,你来的目的不是为了体现自己多么勇猛,多么勇敢,救了多少人,是的,最本质的我们是希望雅安安好,所以没有事情做是好事。

我真的不觉得我是个英雄,我觉得我是一个特别女人的女人,面对命运降临给我的事情,其实我选择的方式就是接纳,我没有想到接纳会有那么大的力量。我们中国有一个东西叫做太极,小时候看电视,我就看到那些人很勇猛地在那要去打一个练太极的人,我记得好像叫《张三丰》,那个电视剧。但是张三丰在那只需要很稳地站住,接了所有的力,然后他就用更大的力打出去。所以那时候我就发现,接纳可能有时候比抵抗会更加有力量,一个人的生命就像一朵花一样,可能花会遭受很多的风吹雨打,可能它今天没有得到足够的营养会枯萎,但是我觉得只要它能够接受自己,保持了自己本身的颜色,它就一定会盛放,而且甚至盛放出独一无二的颜色来,谢谢!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